<nav id="1wo2r"></nav>
  • <th id="1wo2r"><option id="1wo2r"></option></th>

    1. <nav id="1wo2r"></nav>
        <big id="1wo2r"></big><th id="1wo2r"></th>

      1. <th id="1wo2r"></th>
      2.   歡迎光臨安徽省行知學校  今天是 2019年06月08日 星期六

        首頁 > 教學園地 > 教研文萃 > 秦漢時期的座次與尊卑

        秦漢時期的座次與尊卑
        • 來源:計算機學群
        • 作者:方斌
        • 發布日期:2011-09-28
        • 點擊次數:3067次
        • 字體:[放大 縮小]
         

        內容提要:

            古人對待座次很有講究,弄清楚它們之間的關系,對我們學習文言文確實很重要,本文即對教學《鴻門宴》中宴席上,司馬遷為何如此詳盡的描寫座次問題,結合古人對座次的安排進行展開,針對性的介紹了秦漢時期,在室內、堂上和車騎方面存在的差異及其表現的尊卑關系,讓學生在閱讀古文中時起著良好的提醒作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正文:

            教讀《鴻門宴》,學生對項羽設宴“因留沛公與飲”時,詳細地介紹了宴席上的座次問題頗感費解,為什么這里要不厭其煩地介紹他們的座次呢?

            回顧歷史文化,我們不難發現,秦漢之時對座次安排是頗有講究的,它通常表示著君臣、賓主或師生之間的內在關系,以明尊卑之禮。具體的座次,多表現在室內、堂上和車騎方面。

            先看室內座次,它分東南西北四向。一般來說,室內四向由尊到卑的座次順序是:東向(坐西)     南向(坐北)    北向(坐南)    西向(坐東)。由此,《鴻門宴》中:“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。項王、項伯東向坐,亞父南向坐?!婀毕蜃?,張良西向侍?!逼涓髯缘淖问牵喉椡?、項伯坐西向東,亞父范增坐北向南,沛公坐南向北,張良坐東向西。按照正常理論,劉邦作為客人,應當坐在最尊貴的位置即“東向”,可是項羽卻讓劉邦“北向”坐,自己則與項伯“東向”坐,以尊者自居。作者之所以不惜筆墨的詳盡描寫,其目的是為了顯示項羽藐視劉邦,目中無人、狂妄不羈的倨傲心理,同時也突出了劉邦此時“為人魚肉”的危險境地。在情節結構上,又為下文宴席過程中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作鋪墊。很顯然,項王、項伯處在最尊位,范增次尊,劉邦次卑,張良則處末位。因為張良既是沛公的屬下,一個“侍”字又透露出他次于沛公的地位。后文“樊噲闖帳”中,樊噲“披帷西向立”“從良坐”可以看出,張良和樊噲(沛公的參乘)是處于同一座次的。

            在《史記》的其他文章里,我們還能找到同樣的例子?!妒酚?南越列傳》中,曾敘述漢使出訪漢之屬國南越的故事,文云:“使者皆東向,太后南向,王北向,相嘉、大臣皆西向侍、坐飲?!痹摱螖⑹龅淖雾樞蛞约叭宋锏淖鸨瓣P系與《鴻門宴》表達完全一致。文中使者是漢朝的使者,當屬于“欽差”,因此坐東向的尊席;而(南越)太后是南越國的實際統治者,所以她自居南向次尊之位;再次是南越王坐北向之位;而丞相呂嘉及其他臣僚處于西向的最低位,一個“侍”字,表明他們與《鴻門宴》中張良的地位完全一致。

            其次看堂上座次。秦漢時代,“堂上南北”常常是區別君臣尊卑關系的依據——以坐北朝南為尊,坐南朝北為卑。所以如淳在《史記會注》里說:“君臣位南北面”——“面南稱王”,“面北稱臣”。且看《史記?黥布列傳》的例子:漢王使者隨何發問:“竊怪大王與楚何親也?”淮南王回答道:“寡人北向而臣事之?!庇纱丝梢?,堂上座次與室內不同。日本漢學家瀧川資言在《史記會注考證》中說,“堂上之位對堂下者,南向為貴;不對堂下者,唯東向為尊,不復以南面為尊?!蓖趿σ苍谒骶幍摹豆糯鷿h語》說:“堂上的座位以室的戶牗之間朝南的方向為尊,所以古書上說‘南面’。室內的座位以朝東的方向為尊?!?/p>

            如果說北尊南卑,是在殿堂之上的方位,是指君臣之間的尊卑的話,那么室內的方位和一般賓主或師生之間的尊卑,則以“東西相對”來表示。以東向(坐西朝東)為賓客或師者的尊位,以西向(坐東朝西)為主人或弟子的位置,可謂賓主相對,師生相對。清人凌廷堪在《<禮經釋例>卷一<通例上>》中指出“堂上以南向為尊……室中以東向為尊”,正所謂“君臣位,南北面;賓主位,東西面”,即室內賓主或師生坐次尊卑為“西尊東卑”。除了上文《鴻門宴》中提到的情況外,在《史記?陳丞相世家》里也有其他的例子:“項羽取陵母置軍中,陵使至,則東向坐陵母,欲以招陵?!边@里,項羽專招徠王陵,讓王陵的母親東向坐,以貴賓之禮相待,以示敬重。又《史記?淮陰侯列傳》:“信乃令軍中毋殺廣武君,有能生得者購千金。于是有縛廣武君而致戲下者,信乃解其縛,東鄉對,西鄉對,師事之?!边@里韓信讓廣武君東向坐,自己西向對,尊之以師禮。但值得注意的是:東西雙方與四向中的東西兩方有所不同。四向中的東西兩方有明顯的尊卑關系,東向坐的是尊位,西向坐處最末位,兩方不具有對待關系;而東西雙方則是賓和主或師和生相對待。雖然東向坐處尊位,但更多的是主人對賓客,弟子對老師的尊重;西向這一方,究其實際地位看,并不一定處在卑位,如上例中的項羽與韓信。

            由此,古人座次的安排還是有其規則的:若提及雙方,則南北相對,且在堂上,常表示君臣關系——“面南稱王”,“面北稱臣”;若是東西相對,則表示賓主或師生關系——東向為賓客或老師,處尊位,西向為主人或弟子;若室內四向,則由尊到卑依次為東向(坐西)、南向(坐北)、北向(坐南)、西向(坐東),但南與北不對待,東與西也不對待。

            再看車騎座次。古人在車座上的方位尊卑則另有講究。王力在《古代漢語》里說得很清楚:“古人乘車尚左,尊者在左,御者在中,另有一人在右陪乘。陪乘叫做驂乘,又叫車右。所以《左傳?宣公二年》說:‘其右提彌明知之?!嚽闆r不同。主帥居中自掌旗鼓,御者在左,另有一人在右保護主帥,叫作車右。一般兵車則是御者居中,左邊甲士一人持弓,右邊甲士一人持矛?!笨梢?,車騎座次可以分成兩種情況:一是普通車騎,一是兵車?!缎帕昃`符救趙》中魏公子大宴賓客時,“從車騎,虛左,自迎夷門侯生?!敝v的是一般車騎,指信陵君空出車上左邊的位置去迎接夷門侯生,表示對侯生的尊重,故成語有“虛左以待”。

            兵車的情況則又有不同?!蹲髠? 成龍二年》:“癸酉,師陳于鞌?!瓡x解張御郤克,鄭丘緩為右?!S克傷于矢,流血及屨,未絕鼓音……”;《崤之戰》:“子墨衰絰,梁弘御戎,萊駒為右”都體現了主帥車的講究?!而欓T宴》中張良介紹樊噲:“沛公之參乘樊噲者也?!闭f明樊噲是坐在車右的位置,相當于劉邦的保鏢?!抖Y記?檀弓下》:“兵車參乘,射者在左,戈盾在右,御在中央?!眲t指的是一般的兵車,它可沒有尊卑的講究。

            此外,在秦漢期,除了“東、南、西、北”可表尊卑外,“左、右”也是如此??傮w而言,多“尚右虛左”?!读H藺相如列傳》載:“相如功大,拜為上卿,位在廉頗之右?!?,惹得老將軍廉頗大動肝火,以致揚言“吾羞,不忍為之下”??梢姰敃r“右”為尊位。也因此,古時稱重要的職位為“右職”,稱皇親國戚為“右戚”,稱望族大姓為“右族”,稱世家大姓為“右姓”?!稄埡鈧鳌酚涊d“時國王驕奢,不遵法典;又多豪右,共為不軌?!边@里的“豪右”指的就是豪門望族。而《陳涉世家》中“二世元年七月,發閭左,謫戍漁陽九百人?!彼^“閭左”,指的是居于閭里左側的平民。

            總的說來,秦漢期已明確了座位與尊卑的密切關系,了解這些對我們學習文言內容是頗為有益的。當然,隨時代的發展以及場合、對象的變化,其座位與尊卑也會產生差異,比如元朝就以右為上,明朝以后又尚左。這里不再贅及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----------------

        參考文獻:


            司馬遷《史記》

            如  淳《史記會注》

            王  力《古代漢語》(1995年版)

            《左傳》


        WWW.1293R.COM